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日志

 
 

一个诗人的社会身份  

2008-12-04 16:12:52|  分类: 踏雪寻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骑字飞行”的书名,让我一下子想起第一次看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便》,那种轻盈的感觉。《小魔女》是那种很会讲故事的片子,也不交待来龙去脉,也不管它前因后果,一上来就告诉你“一个会飞的女孩子要出发了”,立刻勾引出你看下去的欲望。这就好比有些朋友,一见面,不需要谈经历,不需要心灵探讨,“自来熟”,我就是这样的,你就喜欢我吧。

骑字的主人是天骄,诗歌是他的魔棒或扫把。他是上海的孤独少年,落脚点在静安区某70多年历史的公寓楼的顶层。总的看来,他确实有魔幻的现实基础,但是他并不是自来熟的人,无法像那个用飞行术做宅急便生意的小魔女一样,获得尘世的满足。飞行是一种生活方式,文字亦是。于是,他跟这个城市,有点客气的疏离。他离开这个城市,又回到这个城市。他骑着他热爱的文字,在城市的上空盘旋,累的时候,会安歇在那座公寓的顶层,和三五知己音乐诗酒,畅意人生。

虽然与居住城市保持着客气的关系,天骄并不是这个城市的客人。在这座公寓的顶楼落脚之前,天骄在这个城市曾经有过一处祖居。不过城市总是贪婪的,不断膨胀,吞掉每个人的记忆和祖居。天骄跟这个城市变得客气大概跟这有点关系。这本书收录了一则“一个少年的孤独背影”,大概不单是一个诗人的复杂情绪,也是所有在城市中不得不过着迁徙生活的人们的情绪。

天骄对自己的身份描述是“诗人或传媒人”。这个“或”字用得不一般。他的意思大概是,这两个身份不能同时存在,用一个身份的时候,另一个就消失了。特别是,当他是诗人的时候,他就不复传媒人的面貌。诗人和传媒人其实是很难并列的两种身份,诗人的心是柔软的,脸是纯净的,而传媒人的心是刚硬的,脸是复杂的,甚至是多面的。在当下这样一个时代,大多数传媒人都要靠多面的脸孔生存,一个传媒人不可能同时是一个诗人。天骄也不可能。所以天骄更多的时候是一个诗人,他的传媒人身份用得并不多。

这并不意味着天骄不喜欢传媒人这个社会身份。事实上,我猜他一直把传媒事业当作自己的社会理想。作为上海最早尝试传媒革新的人,天骄的成就本应该更大。但是传媒在国内似乎更接近一门政治或一门生意,而不是事业。把传媒当事业的人,只能够生活得更艰苦一些。

这本书里零星提到了天骄身边一些来来去去的潮流人物,最初他们一起骑字飞行,后来他们的飞行术表演赶上了时代,万众欢腾了,他们便喜欢上了宅急便的生活。天骄笑笑地看着他们,继续用他喜欢的姿势,飞在他喜欢的城市上空。纯粹的飞行还是会更美妙的,他们总会回来。

我曾经很不靠谱地劝告天骄,他应该像黄怒波一样,改行做房地产。毕竟,这个时代的高速经济发展,都是富有“诗人”气质的政客和商人哄抬起来的。而奇怪的是,这个时代的文化,都是由富有师爷气质的政客把持的。他不能反其道而行之。

靠谱的时候,我总是在想,哪天天骄能请我和庆旭弟再到鸭川上喝几杯。世博转眼要在上海开了。我们这三个因为爱知世博聚会的三剑客,2010年起码应该在上海喝一杯。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