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日志

 
 

星空下的平等  

2008-09-29 11:09:06|  分类: 传媒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经网专栏)

2008年9月27日下午4时40分许,我在北京朝外泛利大厦16层TimeOut中文版办公室的电脑前,观看由PPlive网络电视转播的神舟七号出轨道舱进行“太空漫步”的直播。

非常激动。

因为激动,即使在重复观看出舱过程时,眼睛仍然止不住湿乎乎的。

因为激动,我感到必须把这一时刻我的位置描述清楚,以便将来回忆时,有一个确切的参照。

也因为激动,我要点名感谢提供直播的网络电视,感谢信息技术的极大发展,让我能够在一个普通的办公楼里看到属于整个人类的壮举。

 

越来越近的浩瀚星空

对太空的迷恋曾经让我的童年充满了未来意识。我收集过“奥秘”“UFO”杂志,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风潮。我和我的同伴从那些似是而非的资料中,对未知的远方发问:那里有没有人?有没有智慧生物?

新闻学中有一个定理,离得越近的新闻越让人感兴趣。我对此一直感到怀疑。关心和距离有时候并不成正比。十几岁的我对于本地新闻近乎无知,对于UFO的故事却如数家珍。

外星智慧生物之所以令我着迷,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期望有一种智慧跟人类有所不同,他们能够让人从日常的人与人的纠葛中抽身出来,关心更广大的人类与星空的问题。

仰望星空,总是让人无限感动:在这样瑰丽的世界上,我们存在、感知、分析着一切。那些看似静止的天体,总在按照一个神秘的逻辑和轨道进行着亘古的大运动。太阳在这大运动中产生,地球在这大运动中产生,人类在这大运动中产生,我在这大运动中产生。我们因宇宙的大存在而存在,我们又因宇宙周而复始的更新而死去。不要问我们从哪里来,单是这星空下的存在、感知、分析已经让我们喜乐无限。

靠近星空,是人类最原始最执迷的梦想。人类的神话时代总是从天空开始,宙斯、女娲,东方和西方的天神总是垂望着人间。相比而言,东方的天神更加世俗一些,发源于中土的道家把神仙分为:神、仙、半仙……道家认为人类通过修炼可以成为神仙。道家的鼻祖庄子向往御风而行,像神仙一样在太空中自由飞翔。

飞的梦想让人借助飞行器越来越接近星空。热气球、飞机、航天飞机、飞船、登月、火星探测器……人类在飞行器的技术上越来越高明,已经可以向太阳系的更远处进发。维珍银河公司甚至已经在计划明年提供商业化的“太空漫步”旅游项目,参与项目的普通人经过一些培训,就可以进行为时两个半小时的太空漫步。当然,一次漫步的代价颇为不菲。

中国太空事业的发展目前还只是一项政府主导的科研项目,离普通人的距离还很远,商业应用还没有看到可能性。相对于西方向社会资本开放的科研空间,中国薄弱的民族资本在太空科学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今天我们一次太空漫步,胡主席亲自挂帅,进行天地对话,固然令全国人民情绪高昂;将来我们总是要让太空事业有平民化的可能,让普通人也能接触甚至参与航天事业。那时,我们才是真的在星空下人人平等。

 

星空下的平等

因为星空下的平等问题,我又想到,在科学昌明的光芒下,我们国家的无知与蒙昧还是很多。刚刚发生的毒奶粉事件,足以令全国人民闻之胆寒。事件中受到最大危害的是奶农和农村孩子。在奶粉阴影中长大的一代,会用怎样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

幸好,当他们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他们看到同样是农村子弟的三个宇航员在太空漫步。那也许会给他们困苦的人生播下些许希望的种子。只有从生存的困境中出来的孩子,才有最坚韧的品性,能够承担非常人所及的重任和压力。我们从中国宇航员群体的培养中读出了这个潜在的规则。但是,我同时也会为这样沉重生存压力下养成的吃苦耐劳感到心酸,感到担忧。

另一方面,我也会为城里的孩子感到担忧:像我一样热爱航天事业的孩子不在少数,但是为什么城里的孩子当宇航员的很少?他们的理想和他们的现实遭遇了怎样的保护主义的命运?他们在长期温室化特权化生存中,会不会已经失去了承担重任的能力呢?这些都是我的疑虑。

在欣赏太空漫步的宇航员时,我的意识流做了这样一个假设:如果有一天,我们的航天员里既有农村孩子,又有城市孩子,是不是就说明我们的国家发展平衡了、教育也平衡了?没有什么人应该受到过度保护,也没有什么人应该受到严苛的考验。科学的昌明基于伟大的童心与热爱,愿星空下所有的孩子都有他们的梦,都敢于去追逐他们的梦。

 

珍惜地球

虽然维珍银河公司的普通人漫游太空计划让太空漫游显得很家常,我还是不敢太过高估太空漫游的安全系数。

上学时看过一部太空电影,忘了电影的名字,但是其中一个情节终生难忘:一架飞船在外太空发生重大事故,宇航员团队展开自救。一位宇航员为了保护飞船回到地球,不得不选择斩断与飞船的连接,成为太空中永恒而孤独的飘浮物。飞船中他的同伴眼睁睁望着他逐渐远去,那种与人类割裂的绝望痛彻每一个观影者的内心。

人类永恒的孤独感到底是什么? 大概就是这种魂归星空的寂寞与无助。

在中国人开始漫游太空的时候,有人再次提出星际移民的设想。虽然我对星空无限热爱,但是说到有一天成为星空中被仰望的一员,还是感到恐惧多于兴奋。“地球是我的故乡”,有一天,在星际中迷航的人们碰面以后,会这样谈论自己的出身吗?

另一种恐惧是:假如地球不堪重负,究竟什么样的人应该离乡背井,去往另一个星球?在做那样的选择题时,人类会发生什么样的冲突?恐怕不再是争着掏钱尝试一次太空旅游,而是掏钱让自己避免这样流放的命运吧?甚至,因此发生大规模战争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对于移民星际的判断是,人类不可能一部分一部分离开地球,要么全人类移民,要么跟地球一起毁灭。

基于此,我在中国飞天日的最后一个随想与祝福是:珍惜地球,别让她成为人类的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