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日志

 
 

文化兑现时代的言说困境  

2008-01-13 13:0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对中国公共知识界来说是心境复杂的一年。一方面,多年来从关怀底层出发的政治言说收获了中国政府对底层真切的关怀;另一方面,言说的环境并没有改变,甚至更趋保守。在这一年里,中国政府实施了两大惠政——取消农业税,全面推行社会保障制度,中国城乡的底层收到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红包。由于底层生存环境的根本性改变,公共知识界面临言说的困境。现实的冲突性标靶悄悄撤了,环境似乎变得空前和平,在这样的“和谐”年代,公共知识分子如果继续言说,必须回到言说本身的自由上来,而言说的自由,对注重生存的中国国民来说,尚不是那么急切的需求。

   面对“仁政”,新左派跃跃欲试,他们开始兴奋地拿起文化保守主义的工具,为中国当下的新政描绘儒家社会主义的图景。甘阳先生急切地把这宣布为“新改革共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却并不买账,他们虽然对文化保守主义态度中庸,对新左派的儒家施政纲领则旗帜鲜明地反对。袁伟时先生著文称,这是“自我膨胀的僭妄,‘新共识’云云,无从查证。这些言论的实质是再次构筑抵抗现代文明核心价值的堡垒”。

   这是一个观望与行动的时代,现实的利益巨大,远远超过了言说的利益,人们急于将文化兑现,挤上发展的列车,成为巨大利益的既得者。

国学:公祭狂潮走向何方?

   知识界关于儒教的“共识”虽未达成,“公祭”却已然成为狂潮,大有席卷全国之势。

   越演越烈的公祭活动肇始于2004年,这一年,原本属于地方的公祭黄帝和公祭孔子的活动被官方化和国家化。这两次公祭伴随着巨大的全国性关注与争议,同时也为地方政府提供了巨大的示范摹本: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小城,通过公祭活动,竟然进入全国乃至世界的公众视野,这其中包含多少政治经济利益。于是乎,传统文化仪式在各地突然面临紧急开发,不管是哪朝哪代何种教派的王侯将相佛道神仙,都可以拿过来“公祭”一番,其中甚至包括传说中的女娲和孟姜女。一些人还将这种公祭热披上民族主义的大衣,因为韩国在2006年试图将祭孔申遗,而他们的祭孔仪式似乎更加正宗,这让民族主义者感受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般的紧迫感。

杂乱无章的公祭运动唯一益处在于,它打破了高规格祭孔的“独尊儒术”式的唯一性,令传统文化开发呈现“百花齐放”的热烈景象。

   新华社在2007年4月发表的一篇时评有节制地批评了这种蔓延全国的公祭现象,称“适当适度的公祭是有益的,但是,那种为政府官员搭建展示政绩与形象平台的公祭活动应坚决废止”。这篇时评重点关注了地方公祭的花费,“中部某省历时20年,斥资1.8亿元打造了高达106米的炎黄巨塑”,“南方某市近年也累计投入2亿多元,新建了祭祀广场、水上祭台、守陵村等,用于公祭大禹”。地方文化能人和地方政府并不在乎政府出面公祭的意识形态悖论,只要能够产生影响,获得关注,吸引投资,扩大政绩,祭拜这样一种非马克思主义的仪式又何尝不可?新华社时评虽然没有直接批评这种思想误区,但是强调了适当与适度。何谓适度?当年9月的祭孔大典首次由山东省政府与国家文化部、教育部、旅游局、侨联联合举办,透露了个中真意:地方公祭必须与中央政府的政治文化诉求相符。本次祭孔提出的口号是:“走进孔子、喜迎奥运、同根一脉、共建和谐”。山东的祭孔典礼随后还被引入香港,加入庆祝回归的主题。

   可以预见的是,在2008年这样一个急需张扬中国文化形象的年份,公祭活动并不会盛极而衰,而是会被导入更加可控的国家意识形态范畴,中央政府会更加强调公祭的导向性。有消息称,从2008年开始,世界儒学大会每年9月将在孔子故里山东省曲阜举行,该大会由文化部和山东省政府主办,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山东省文化厅、孔子研究院共同承办。

   不论学界如何讨论,尊儒已成事实,是否独尊,行胜于言。

人文传播:失落的世界与美丽新世界

读书

   儒风阵阵,因论语心得出道的于丹已经脱离大众偶像的低级境界,成功兑换到出入政经各界各类高级会议的门票,并收取数目惊人的出场费,颇似当年文化偶像余秋雨。

   与此同时,中国一份曾经影响巨大的人文刊物——读书,却面临读者持续下滑的困境。执掌读书新十年的新左派代表人物之一汪晖先生,在2007年终于下课。读书换帅虽口舌不断,却并未在大众层面产生难以控制的心理波动。一本刊物办得好不好,帅固然重要,时代的当与不当,才是根本性原因。

   读书的最大特点是每期封面雷同,一幅面目模糊的八十年代风格的封面插图,不传达任何基于当期内容的特殊信号。这种朴素的坚持在读书的先锋年代里曾经为读者厚赞,那时候读书所传达的思想本身已经足够饥渴的人们咀嚼。现在的读书已经不具有先锋意义,不具备知识资源垄断地位,这样的坚持便成为保守与怀旧。这样一份保守的刊物和它十多年来稳如泰山的编辑人员一起,构成了一个失落的世界,供他曾经的读者们立此存照。

   在读书之前,书城和万象的休刊也曾经引发一些圈内人士的感慨。与书城、万象的小众读物不同,读书属于准大众的人文刊物,他的生存问题立刻让人联想到,国人的人文热情已经这样冷了?

人文博客群:

   一些人试图用《新知客》这样的科学人文类杂志打动读者,但是这样的尝试只有分众的意义。在于丹们的时代,任何将人文大众化的企图都必须包含景观意义才能获得成功,糟糕的是,任何人文景观在营造轰轰烈烈的同时又最容易被无声无息地遗弃。以曾经在2006年将中国文化界弄得热血沸腾的新浪博客为例,名人博客曾经树立了飞扬的文化景观,同时也制造了虚假的繁荣,在2007年,新浪博客由于名人博客更新热情的降低,渐渐失去了文化门户光彩,越来越多具有人文精神的人们移居到更具个性色彩的博客网站如牛博网上。牛博网对名人博客提出了全面反动,它招募优秀博客的定义中特意排除了李宇春、徐静蕾、郭敬明、潘石屹、孔庆东、洪晃等六类新浪博客红人。新浪博客开始尝试采用新的广告分成模式吸引作者。

   比起传统媒体来,人文精神的博客化生存似乎更具现实意义。八九十年代知识界靠掌握媒体话语权吃饭,现在媒体话语权对大部分具备人文精神的人来说,已经不具备养家糊口的功能,但是它们仍然养活着大批代谢缓慢的文化既得利益者。在新媒体环境下,精力旺盛、知识储备丰厚的愤怒老中青年的话语愿望有了新的出口和可能,与BBS时代相比,博客群更加自主,不必受限于太复杂的技术背景,就可以拥有完整的编辑思想,不用担心淹没在口水里。随着博客们的主编水平越来越高超和老到,一个像“钱烈宪要发言”这样专门收集某一类信息的人文博客便可收获数百万的点击量,和数以千计的跟帖与评论,且纯粹依靠内容的吸引力,完全不需要商业推广。

   谁还会指望一本杂志收获数十万的读者?但是拥有数十万读者的有质量有影响的博客恰恰暗潮涌动,不在少数。你可以说这是亚文化,但是拥有几十万乐于互动的读者的亚文化,和只有几千个固定读者的主流文化相比,到底谁更主流?读书之后关于人文失落的感叹,若比起面对人文博客群兴起的欢呼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人文博客群的兴起显然并非亚文化的一时潮流所能概括,它在不远的未来必将获得经济的独立和发展的自足,而这正是方兴东们多年来寻寻觅觅的博客价值的真谛。

艺术:本土狂欢与国际准入

   艺术与国学的作用相类似,对于当今的中国地方政府来说。他们都拥有各种政治经济推手的可能以及巨大的政绩放大价值。当代艺术与传统国学齐飞,如此奇异的景观在中国相遇,仿佛2008年确实是一个具有魔法的年份,它只要挥舞魔棒,说一声“合”,任何不相干的学说与景象便有了和谐统一的样貌。而当代艺术比国学更加幸运的是,意识形态的影响更加薄弱,个体的价值不得不受到更多的尊重。以第四届国际画廊博览会为例,这个活动今年差点搞了两个,最后是懂艺术的运作者取得了胜利;而艾未未的千人作品《童话》在输送到卡塞尔的时候,也似乎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力。

   与艺术这个虚无缥缈的名称相比,地方政府更愿意谈创意产业,他们很乐意为一种可控的产业服务并提供各种支持。受益于艺术家群落的北京宋庄,在艺术家与农民发生用地纠纷后,现在甚至开始为艺术家们提供专门的画室用地,并由有威信的艺术家掌握土地的分配权。

   艰难发展的各类音乐节在今年也受到各级政府的空前支持,摆脱地下色彩,初具日常节日的气氛。具有国际化色彩的城市以及旅游产业发达的地区在这方面的作为将越来越积极。譬如云南,现在已经成功支撑了由北京音乐人发起的雪山音乐节这个音乐品牌,比很多大城市更加超前。在奥运战略的中心——北京,这样的节日品牌尚没有上升到整个城市的节日的高度。规格最高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仍在受到质疑,音乐圈内外的人都在质疑它离普通城市居民太远,不像一个节日。在解决了品质问题后,在奥运会结束不久即将举办的下一个北京国际音乐节,将不得不考虑,如何制造更浓郁的普通市民能够参与的节日气氛。

   奥运年给了中国艺术更多的想象空间和生存空间。政府越来越清楚,一个有吸引力的奥运会不仅需要官方全方位地调动国家资源,更需要民间发挥自下而上的创造力,制造更加丰满的文化形象和生活趣味。文化艺术的国际交流也越来越直接和深入,2007年,德国的官方文化机构歌德学院借BIBF主宾国之机,展开了深入中国城市腹地的德国文化之旅,他们甚至计划在南京前所未有地推广深入城市生活的西方广场文化。这样零距离的文化交流已经不再有太多的隔膜感,中国的艺术家们也越来越习惯于和外国人打交道,因为他们的市场仍然在国外,这样的事实并不会因为08年的辉煌到来而改变。

   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拍卖价格虽然屡破新高,中国艺术家的工作报酬与成熟的西方艺术市场相比,依然相当廉价。中国艺术品尚缺乏本土市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艺术家必须依赖成熟的西方艺术市场生存。美国马丁·路德·金的塑像由中国艺术家雷宜锌“制造”,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但是在雕塑领域,西方人将必须习惯于听到这样的新闻,因为中国雕塑家在不成熟的中国市场上有更多的实践机会,他们的生产成本也确实更易打动雕塑的需方。

   与美术界相比,戏剧界在2007年显得冷清。尽管话剧百年华诞,官方民间纪念活动层出不穷,各有各的热闹,但是创作现实依然萧条,献礼性的话剧工程依然大行其道。一个令业内人士惊喜的消息是,国外资本对高端戏剧业的介入在加深,从单纯输出剧目向合资打造中文版发展。中国对外文化集团与英国卡麦隆·麦金托什公司9月份宣布,将合资打造中文版经典音乐剧制作公司,并将在国内展开招贤纳士工作。在未来的10年内,中国戏剧音乐界人士围绕悲惨世界、妈妈咪呀等等中文版音乐剧展开的竞争将成为圈中不断重复的大事。起码从北京上海的音乐剧目引进情况看,音乐剧的中国观众市场值得乐观。

   值得玩味的本土戏剧是孟京辉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这是一部富有创见也富有品牌意识的戏剧,虽然很小,但是有无限延展的可能,恰如赖声川的说相声系列。作为内地少见的富有创新意识与市场手段的戏剧家,孟京辉视为对手的唯有赖声川。在孟京辉的计划里,两只狗将在不久的将来担负更多戏剧任务,直至与音乐剧共舞,热爱戏剧的人可以拭目以待。

教育:教材改革只是皮毛

   如果不是因为金庸取代了鲁迅,本次教材改革也许不会引发这么多争议。毕竟,新的教材更适应新的形势,只不过,学生的素质负担又加重了许多。素质也成为负担,这是中国学生的特有现实,因为在高考的大前提下,不可控的因素越多,学生的恐慌心理越大。

   在呼喊多年的教育改革中,教材改革只是皮毛。学生如何不被素质与分数同时困扰,涉及教育体制的大问题,而这个大问题至今没有实质性解决方案。2007年,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的校长共同纪念西南联大创办70年。这所抗战大学在短短的十年里创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培养出众多学界精英,包括八十位中科院院士,至今为中国教育界称颂。一所临时性大学为何成为传奇?无他,唯“学术自由、教授治校”八字真言而已。有这八字真言,一个十年的大学就可以树数十年的人才。算起来中国恢复高考30年了,起码当树百年的人才,而可以创造自主知识产权的顶尖人才仍然奇缺,教育失败至此,不改出路何在?香港大学到内地招生,优秀生源大战越演越烈,香港争夺的不是生源,而是人才;美国争夺人才的手段更加润物细无声,各种奖学金层出不穷。教育,究竟是该赚钱还是花钱?这并不是个问题。在初步解决了底层的社会保障、医疗问题后,中央政府何时才会下决心搬开中国人最关注的这第三座大山?这个问题不单是一个财务的选择题,需要更大的决心。

大众文化

色戒:

   李安是一个具有魔力的导演,任何敏感题材都能让他操作成年度风潮。一部色戒,盖过了姜文殚精竭虑的太阳照常升起。

  “断背”“色戒”两个词在2007年的中国大众文化中像魅惑的影子,徘徊不去。有关“断背”,先是李银河女士对同性恋的合法权益高度执著地言说,并通过博客广为流传;随后,扮演过家喻户晓的革命英雄的孙海英先生对同性恋进行了毫不同情的批驳,认为同性恋就是犯罪,当然惹火上身,挥之不去。而比“色戒”更风行的反腐故事是,庞家钰被11名情妇联名告倒,邱晓华重婚,刘志华生活腐化证据确凿……情妇的故事如此千奇百怪,好事者纷纷编写各种奇思妙想的段子展示茶余饭后的文采。反腐还在继续,故事绵延不绝,今年“情妇”首次被写入反腐立法,隐情成了显情,未来可以预计的是,好戏还在后面。

八零后的主流生活

   奋斗,一部反映八零后生活奋斗的偶像剧,并非没有瑕疵,但是因为首次将八零后写入主流生活而别具意义。算起来,八零后的年龄上限已经27岁了,成家立业,进入社会主流人群,不再是传说多年的另类边缘儿童。

   八零后在2007年确实受到了主流文化的召唤。典型事例是郭敬明张悦然等一批八零后作家经王蒙白烨等文坛老将介绍,加入中国作协。这样大张旗鼓的收编行动,是连七零后也没有享受过的待遇。收编后的八零后并没有感激涕零,被判剽窃的郭敬明显然是存心报复不待见他的主流社会,而张悦然这样的实力派在加入后便抱怨了程序的不公开。八零后进入主流社会,本是时代所向,大势所趋,不需要旁人介绍。但是老人们热心,儿孙辈又何乐而不为?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今后的文化乃至整个社会,归根到底是他们的,老人们也别总是自作多情,管得太多了。

叫停!叫停!

   “纸包子”威力巨大,叫停了媒体对社会生活的微小监督。并且,一个对记者来说十分恐慌的前景是,这微小的新闻监督权使用不当还有可能触犯刑法,没有新闻法,便只能适用刑法。

   “第一次心动”威力巨大,叫停了台风不正大出风头的嘉宾如杨二车纳姆、柯以敏,也叫停了风靡各电视频道的黄金时段选秀节目。奇怪的是,一台货不对板的红楼梦选秀节目却坚持到了最后,似乎假选秀危害小于真作秀。

   厦门市说,要叫停手机短信传播有害信息,在PX项目遭到短信串联抗议成功后。

   王朔说,应该叫停影视审查中的腐败问题,查无实据。

   叫停还在继续,而观众别无选择。

致敬:杨显惠

   2007年的出版平淡无奇,幸好有一位不断讲述1960年前后,甘肃定西专区和夹边沟重灾区真实故事的杨显惠,出版了一本记录受苦人绝境的《定西孤儿院纪事》。

  这并不是杨显惠关于那个时代的第一本著作。2003年,杨显惠即以一本《夹边沟纪事》,记述了1960年前后,甘肃夹边沟农场关押的右派们在极左路线下的悲惨生活绝境。

   《定西孤儿院纪事》是又一本被作者称为小说的著作。这一次,他关注的是定西孤儿院的人们。有人问:“这些故事是真的吗?”杨显惠回答:“这种可怕的事情是不能虚构的。”

   感谢这样执著的记录者,历史不可抹杀。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