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日志

 
 

消逝的岂止电波  

2008-01-06 11:40:59|  分类: 踏雪寻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多钰/文

本文发表于《财经》网络版   [2008-01-04]转载请与财经网联系

我们知道了更多,虽然痛苦,但是知道总比蒙蔽要好

  孙道临去世当天,原本可以温情肃穆的舆论气氛不幸被胡紫薇彪悍的出镜闹剧打扰了。
  这一周里,胡小姐还是比孙老先生要耀眼得多,虽然该新闻不登大雅之堂,坊间流传之绘声绘色,足以显示八卦精神的专业程度。有好事者比较了一下当天新闻事件的传播速度与广度,称“胡小姐闹台”>贝布托遇刺>“孙先生西行”。
  这倒也符合新闻传播规律:孙先生属善终,自没有什么好说的;贝"布托又不是黛安娜,死的时候没在谈恋爱,只是一则暴力时事新闻而已;惟胡小姐事件,美女、花边、体育、政治都有了,而且还是“野蛮美女”做鱼死网破状,其情可悯,其状不可怜,争议性之巨大,当数跨年度第一。
  这位胡小姐实为2007年最大的新闻界事件——“纸包子”事件的当事人。当年7月16日,北京电视台《纸做的包子》一片的摄制者訾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制片人胡小姐后因此事被停职。
  胡小姐是位才女,个性倔犟,爱恨分明。不久前因赋闲无事,帮南方人物周刊主持魅力50人颁奖礼,与白岩松老师打趣,语带机锋,聪明外露,实为女主持人中不可多得的人物。一般美女主持,多不走聪明尖刻路线,扮纯情、扮热情或者扮庄严,那才是阳关大道。胡小姐显然非善于乔装之人,真实自我,个性坦然。或许也因她赋闲之人,不再需要乔装什么了。其时,我恰逢其盛,感觉到她抑郁之情已无法控制,语气常不自然流露出尖酸。“纸包子”事件对她的打击显然非常之大。试想一个正在创造节目收视纪录的人,忽然被雪藏了,那是什么感觉?就是全世界都假装你并不存在吧。那跟全世界都盯着你的“楚门的世界”究竟哪一个更惨,我很难判断。
  “纸包子”事件一度成为新闻界的紧箍咒,不管什么媒体,仿佛都是“纸包子”制造者的同党,随时可能被拿出来说,“你们新闻界总是搞纸包子,不负责任……”但是“纸包子”究竟如何?其实也没有人说得清楚。至今,人们心里,还是有一片疑云——包子真的可以吃了吗?
  像这样涉及公众生活的新闻造假事件,实际上一纸公告并不能了结民心。现在的市民,哪一个不是被信息时代打造出来的专业程度的读者,等着看你公告后面,究竟是一个什么馅的包子。“纸包子”产生的根源,与其说是报道太滥,不如说是报道还远远不够。如果报道足够充足,加之正常司法程序公开审理,则群众可解惑矣,新闻界也足以得到认真有效的警示。
  再说到影响,有人说纸馅包子让中国产品的国际形象蒙羞。其实新闻造假和包子造假,两相比较起来,新闻造假的国际形象更差。新闻界的声誉,并不比包子铺的声誉更值得轻视。
  胡小姐的《身边》还是很好看的节目,《透明度》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因一木废一林,百姓的收视权同时受到伤害,百姓又有何罪呢?抑郁太多太久就要爆发,这样的危机,倒也不全是偶然。只不过“胡小姐闹台”事件一出,直播延时更显得无比光荣正确,倒是一个可喜的结果。
  身处这样的时代,一个公众人物要想像孙道临那样以艺术家的身份全身而退,恐怕是不可能的任务。他们最佳的结局也就是成为王菲或者张曼玉,把自己弄成一则传说。全身而退,现在已经是一种需要精心计划的组织谋略乃至社会谋略,而不全是为人处世的个人道德。胡紫薇小姐既缺乏组织谋略,又没有完善的个人修养,全身而退或成为传说皆已不可能,置身这样流言的境地,也是宿命。至于有没有更多的危险,我们也只好为她祝福了。她一个入行多年的老主持人,竟然对环境之险恶如此满不在乎,恐怕是被什么曾有的特权蒙住了眼睛吧。孙道临先生有一部很著名的电影,叫《永不消逝的电波》。每个人如果都是一种电波,孙先生的电波就是不消逝的那种,而胡紫薇小姐们大概是那种大时代下总想自己跳跃又总断线的电波。孙先生之所以能成为不消逝的电波,除了他个人得大名而不涉名利场的道德首因,信息环境不会这么自由大概也是一个原因。作为偶像派加实力派演员,孙先生如果生在当下,不经过媒体的千锤百炼大概是很难过关的。像他那样深邃的眼神,不张狂的性格,不知道会不会抑郁。
  孙先生也曾经彪悍过,晚年有两件事情被“传颂”一时,一件是采访收费,一件是与青春宝打官司。幸好先生老了,人们容易原谅老年人。很难说孙道临先生就有什么过人之处,很难说英雄的时代就比现在更加美好。我们知道了更多,虽然痛苦,但是知道总比蒙蔽要好。
  上海记者商羊摘录了一首孙道临先生的诗《独往》,我非常喜欢,转送给每一位大时代中的踯躅者。
  
  即使我能在筵席中寻觅得一个座位
  明日仍会有我的地位么
  你们所欣赏的是江上北风的歌吹
  而我岂能满足那样一点
  没有回响的声调
  我并不想用任何奇异的才能
  使四座惊倒……像堂下的乐者一样
  明日我会在江上,隔着窗子
  听你们的赞词,而主人已经
  撤去了我的筵席
  说这是一个行过的人
  一个没有灵魂的乐者
  那时我该怀疑自己的才能了
  如果我有世间赋予我的智力
  我又岂能满足于那样一点
  没有回响的声调
  
  在这样崇尚和谐的时代,你只有不满足于这尘世的声调,才能安抚自己的内心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