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日志

 
 

最美的报馆时光  

2008-05-27 18:08:06|  分类: 传媒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久没有悲伤,今天觉得有点难过。

   自年初跳槽杂志行业以来,也许是情绪过于亢奋,时间规划过于紧张,一直没有时间去想那些过去的人和事。我也对所有的采访者说,我不会谈任何关于新京报的事情。今天因为偶然的事件触发,我想谈谈,不过还是不谈新京报以及我为什么离开新京报,我只谈谈我的感受。

   新京报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新闻职业圣地。我的另一个新闻职业圣地是南方都市报。(当然,我也在南方周末干过,我不觉得南方周末是一个适合我的地方。)

   所谓圣地的意思就是:世界上有两种工作,有一种工作是在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工作,另一种工作是在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以外工作。

   我对新京报投入的感情非常多,一大原因是,我在这里自主构建了我理想中的第一个文化报道团队。我现在总是记起2003年9月,我们在永安路106号的7楼招聘的事情。我和王小山坐在7楼的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每天见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真是奇怪,全国的热爱文化的年轻人都知道南方都市报来京办报了,新京报要招人了(那时候,新京报的假想名字还是北京时报)。我们每天开口闭口都在说,北京时报打算怎么样,北京时报将是全北京最好的报纸,北京时报的文化报道将改变北京文化报道的生态。那时候北京的报界并没有太关注这件事,我们也算是忽悠吧。但是我们相信这一点。

   很多人被忽悠来了。

   有一天,我在南周的同事李宏宇介绍刘帆来找我,那个小胖子,乐呵呵的,现在已经不胖了,也不乐呵了。我请他在“热盆景”吃了中饭,他很高兴地加入了新京报,我们好像交换了一些看碟的经验,那时候我的公众形象是独立电影支持者(因为我在南方周末报道了一系列关于电影的事情,在我进南周以前,南周基本上不报道电影),现在他是新京报娱乐新闻部的主编。

   有一天傍晚,尚娜来面试。当我跟她谈了很多充满理想主义的许诺以后,她临走前小心翼翼地问我“我能拿多少钱啊”。她的开朗可见一斑。尚娜以后成为新京报娱乐新闻的核心人物,她的热情构成了这个团队最感人的时光。尚娜现在是搜狐娱乐频道的一位主编(不知有无升职)。

   还有一天下午,一位美女和一位野兽来面试。江海蓝和康赫,胡旭东新青年的老部下。这两个人都不像是能在单位里工作的那种酷酷的样子。不过新京报可不是一般的单位。江海蓝一度成为新京报娱乐部的著名创意人士以及所有人热爱的理想女孩,后来在一位诗人朋友支教去世后,她远走泸沽湖、丽江,成为一个天涯自由女,近期她要回京了,我想这也许会让北京增加一些人性的光辉。康赫康大人的理想是成为大师,他的毛病是采访不录音。他离开新京报后,辗转多个职业,现在落足《寻味》杂志,成为一名职业出版人。

   江海蓝后来还带来了王春晖,另一个美女,报社很多男记者的暗恋对象。她看似柔弱,却非常有主见,坚持文化报道理想,现在她还在搜狐坚持做文化,据说这个频道曾经被讨论是否取消。我想顺带对搜狐致敬,坚持文化也许只是一个姿态,但是是不可放弃的姿态。请互联网界给非人气频道一些生存空间,互联网如此之大,并不在乎那么一点空间。

   罗君是另一位美女。她的美据说惊动了某些文化权力人物。她来找我的时候,刚毕业,分配到一家文化机关报,她很果断地背叛了这家报纸。现在,她是京城话剧报道最执著的人才。她和金秋一起,制作了中国话剧百年特刊,请来所有话剧界的人物,办了一台出色的致敬晚会。我至今珍藏那些流泪的话剧人的照片。他们获得的尊重是无与伦比的。也许,他们一生也没有获得过。我钦佩这些同事,他们总是能把事情做得比我想象得更好。

   我还记得张璐诗,我利用回广州的机会见了她一面,在绿茵阁,我向她套了很多古典音乐的知识,其实我什么都不懂,她被我虎住了,向我展示了她强大的音乐知识。她来新京报后,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其实我偷偷地乐了很久。

   杨彬彬,是我在南方都市报的前同事。他来新京报前,遇到一些麻烦,刚离开光线。他的执行力惊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那样执著于工作的。他被一位张姓电影权势人物欺负过。现在他是财经网的资深编辑。

   还有张文伯,成都商报驻京记者。他是最具西方记者的个人英雄主义精神的人,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味道。他和谷峪策划过精确观影,现在这个栏目没有他们俩弄得好了。他目前在新浪娱乐,做得如鱼得水。

   谷峪,那个新京报娱乐部文字最好的人,现在去当编剧了。

   文字好的还有刘铮,喜欢好莱坞电影、画画、科技、武器等等。他现在还在新京报做着他并不擅长的编辑工作。

   有一个叫术术的北京女孩,王小山最害怕的人。她刚来新京报的时候对工作节奏很不适应,现在居然在新浪网工作得很顺溜。工作环境真是不可思议地改变人啊。

   有一天,我和王小山在办公室里和一些来访的人闲聊,其中有一个人叫肖国良(萧三郎)。他当时在一张行将倒闭的报纸,干些有一搭没一搭的事情。我跟他说:那种报纸有什么好干的,来我们这里吧。他就来了。王小山走后,他成为新京报文化部的主编。现在他还在新京报,据说也做一些品牌的工作。

   快试刊的时候,有两位海归人士给我写信,要求来新京报。一位是牛文怡,当时还在德国;一位是周松,新西兰回来。牛文怡后来赶在最后期限回国参加面试,他的面试表现并不优秀,比较不善言辞,但是他的英俊相貌让我非常惊讶。以前庄慎之曾说我以貌取人,我很不服气,我想在江海蓝和牛文怡这里,我确实是以貌取人的。但是我的辩护是,他们的美与英俊,非常令人信服,完全是表里如一,有才有貌。我们构建的这个团队里,也有很不美丽的,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现在,周松还在新京报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他后来被窦唯欺负过,不过据说窦唯从来都没有跟他道歉。而牛文怡,在一次出国考察中被歌德学院挖去做媒体联络人,天天和一些不靠谱的德国大嫂打交道,领着很高的薪水,生活非常“腐败”。最后,在我们创办TimeOut的过程中,他终于弃暗投明了,他现在是我们TimeOut北京的执行主编。在本期《TimeOut北京》的主编寄语栏目上,有他、周迅和我的一张合影,他和周迅站在一起,一点也不逊色。我想,这是他恰当的位置。

   王小山还有一次一口气面试了张映光、邓玲玲等三个人,他给我打电话,很高兴,说招到三个牛人。张映光因评资深的问题离开新京报,我把他推荐给胡舒立,他愿意从实习记者干起,现在他已经是财经非常顶尖的产业记者了。

   我忘了说王小山是怎么来新京报的。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想来新京报。第二天我刚好和程益中、杨斌、戴自更吃饭,于是提起此事,程益中非常兴奋,马上着手安排。刚开始大家以为他怕管理团队,就给他一个文化主笔的职位。文化部的气氛一直非常宽松,很有旧时报馆的随和气息,后来想,文化团队有什么好管理的呢,也就是有个人带头,大家有种气氛就好了。于是他就当了主编。他干的很好,我想这是他职业生涯里唯一做得像模像样的职业管理人岗位。后来他去了搜狐,做文化频道主编,他当然坚持不了多久,最后他到了体育画报,做主笔。我想他是一个生错了年代的人,他如果生活在1930年代,就是陈蝶衣吧。

    ……说完这些我曾经如此热爱的年轻人们,忽然忘记了开头的那种悲伤与难过。

   我如此幸运,曾经在理想的办报环境中,体验过如此完美的团队感受。

   忘记背叛吧。忘记世界上所有的心灵苦难。

   我所要的,只是归零,然后,重新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